面对新能源汽车限购,北京到底应如何“松绑”?

政策 第一电动 432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距离发改委等三部门联合发布《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其中“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这一条,引发了大家的持续关注。

广州、深圳、贵阳已争相带头“松绑”,首都北京却迟迟没什么动静。

对此,第一电动咨询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对方回复:“目前没有接到相关通知。”她表示,“经审核,截至2019年6月8日24时,新能源小客车指标个人共有430656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8802家。”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秘书长助理许海东告诉第一电动,“关于北京市取消限购,我们还没有得到什么正式消息。不过,北京市已加快出租车、公交等更换为纯电,支持北汽的换电模式,这也是落实政策的一部分。北京从保障交通畅通、控制环境污染等方面有自己的综合考量,我们会呼吁地方政府落实中央政策,但没必要施加更多压力。”

截至目前,全国燃油车限购城市的新能源汽车政策具体是怎样的?在北京相关政策还不明朗的情况下,大家又提出了什么建议?

面对新能源汽车限购,北京到底应如何“松绑”?

油车摇不上号、新能源排长队,北京购车成“老大难”

在北京,摇号难早已成为共识,有大量消费者是因摇不上号转而选择新能源汽车。纵观国燃油车限购城市的相关政策,从严格意义上说,只有北京对新能源汽车进行了指标管理,即每年限制6万辆。

面对新能源汽车限购,北京到底应如何“松绑”?

(表格出处: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

若按照现行政策测算,靠后的新能源车指标个人申请者要排队等上8年之久。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是很多消费者的诉求,而对于释放超43万辆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业内普遍认为可能性不大,但很可能给新能源汽车增加指标。

有汽车分析师及相关专家对媒体表示,北京市的交通压力由来已久,国家政策理论上是要完全放开的,但北京不太可能“照单全收”。另外,北京对新能源汽车并不算是“限购”,因为指标配给只是限制时间,但没有限制购买,所以北京到底会不会针对这项规定出台细化政策,仍需观察。

此前,第一电动曾发表《北京会增加5万个新能源汽车指标吗?》一文,认为在北京市政府要把总的机动车保有量控制在620万左右的前提下,考虑到刺激汽车消费的重要性,北京市在下半年增加5万个新能源汽车指标,也许是极有可能的事。

可见,大判断为北京市可能会有规划性地放开新能源汽车的购买,但是完全放开几率很小。鉴于此,日前,全国工商业联合会汽车经销商商会(以下简称“工商联汽车商会”),对北京新能源汽车限购方面提出了四点建议。

下面,我们就从工商联汽车商会提出的几个角度,来看看具体建议与可行性。

一.应该加大新能源汽车购买指标的供应总量

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改〈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的决定》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2019年小客车指标年度配额为10万个,其中燃油汽车指标占4万个,新能源汽车的指标占6万个。鉴于目前新能源车指标的个人申请量已突破43万,新能源汽车牌照的占比和供应总量应适当提升,可以考虑2019年、2020年两年由目前的年度配额6万个升级到每年12万个。

此项提议的大方向与第一电动的初步判断类似,即增加新能源指标5万-6万个。这样不仅可以方便消费者,对正处于煎熬中的电动车厂商也将是重大利好消息。

不过,前几年新能源指标弃号率很高。一部分消费者仅是出于兴趣考虑新能源汽车,还有一部分北京消费者为应对购车要“排队”做出“占位”行为,所以逾43万辆新能源汽车需求就并非今年的实际购车需求。

因此,北京市将新能源汽车指标适度放开或许可行,但升至每年12万个概率较小。

二.引导无车家庭购买新能源汽车

目前,很多京户家庭多年摇号难中,只能上外地牌照的车应急使用,这其中的诸多限制与不便让无车家庭十分困扰和苦恼。所谓无车家庭,应当指所有家庭成员不拥有汽车的户口单位。虽然我国汽车保有量十分巨大,但是无车家庭的数量还是十分巨大的,他们的用车出行需求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刚需,应当得到满足,因此政策应对这类群体有适当倾斜和照顾。此外,针对符合摇号资格且全家无车的群体,也应当视同无车家庭给予政策倾斜。

面对北京巨大的汽车保有量,想要解决交通拥堵与环境问题,单纯的限行限购并非真正的对症下药。“堵不如疏”,要探索新的公共出行方式,也要切实解决无车家庭的实际和紧迫的用车需求。新能源汽车,无疑是当下复杂矛盾交汇中出现的有诸多可能性的关键点。

对于目前想买车但还没车的家庭来说,北京市给予适当的政策倾斜存在合理性。既符合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倡导,也能真正解决这类消费者的问题。

对此,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清洁交通项目高级经理康利平表示赞同。她也建议,可以对无车家庭放开对新能源汽车的购置,“每个人都拥有选择的权利。”

近年来,北京市政府方面便开始对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不断进行优化。据悉,对于增量部分,“以家庭为单位摇号”和“以停车位为条件摇号”等更加精细化的管理方案都在积极研究中;对于存量部分,正在重点研究燃油小客车通过碳交易平台转让并变更为新能源小客车的可行性,既盘活存量,增加市民获得指标的途径,又同步实现机动车能源结构的优化。

虽然政府也有关于对家庭的定义界定、可能引发虚假婚姻登记等现象的担心,但相信引导无车家庭购置新能源汽车的提议仍存在可行性。

三.对京郊各区(房山、大兴、昌平、密云、怀柔、平谷、延庆、门头沟)单独设置新能源汽车号牌,可在各区使用,不能进入五环内使用

京郊各区日常生活工作基本在辖区内,很少去五环以内,如划定单独号牌,如“京J D12345”,限定在五环外使用,购买人限定无车家庭且户口在京郊各区。可有效缓解无车家庭的用车困扰,而且不增加五环内的交通压力。

这项提议可行性较高,京郊各区的居民平日可能进五环的频率并不是太高,单独设置新能源号牌算是合情合理。

四.加大外埠牌照和“京牌外用”管控力度,为京牌“刚需指标”腾出空间

北京市目前的汽车保有量超过600万辆,按北京市公安交管部门的数据计算,目前在京外地车约有70.9万辆,平均每周办理进京证91万张。五环内停在居民区的外地车也达到了5-13%,五环外达到15-29%,城市快速路中行驶的外埠车占比为10%。

而今年11月份实施外地牌照车辆进京的新政策后,外地车的进京证将有申请次数的限制,在此政策的作用下,外埠车辆将无法长期在北京市内通行,所以,在此政策下的70.9万辆外地车车主的需求将会出现明显缺口,在缓解首都交通压力的同时,也给新能源汽车指标配额的提升留出了活动余量。

2019年,新能源补贴“断崖式”下滑。8月12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了2019年7月的汽车产销情况,今年7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完成8.4万辆和8万辆,同比下降6.9%和4.7%,相较于6月份的销量13.7万辆更是下滑47.5%,这也是近三年来新能源汽车产销首次出现下跌。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负增长的到来,北京或许会加快相关政策的落地。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