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田诚担任日产CEO 或成修复与雷诺联盟关系的关键人物

企业 新浪汽车-编译 442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据彭博社报道,日产汽车正式宣布原日产汽车执行委员会成员、高级副总裁、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内田诚(Makoto Uchida)升任社长兼CEO。

内田诚担任日产CEO 或成修复与雷诺联盟关系的关键人物

路透社报道称,内田诚是一位与雷诺关系密切、为人坦率、直言不讳的高管。通过选择内田诚担任CEO,日产董事会选择了一位与公司传统文化略有不同的人。

他于2003年加入日产汽车公司,在日产汽车公司和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采购部门工作多年。2018年4月,接替关润担任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2019年4月,升任日产汽车执行委员会成员、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

内田诚以其永不松懈的职业道德和对成本的严格控制而被人广知。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长期合作伙伴形容内田诚是“长着一张日本面孔的外国人”,他在在谈话中直截了当、切中要点。

内田诚将与新任命的首席运营官阿什瓦尼•古普塔(Ashwani Gupta)一道,试图重振受到利润大幅下滑、丑闻爆发和与雷诺联盟关系紧张的日产公司。古普塔目前是三菱汽车COO。他来自印度,于2006年加入雷诺印度公司担任采购经理,于今年被派往三菱汽车担任首席运营官。

日产汽车董事会主席木村康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日产需要相互支持的团队领导,而且彼此的关系将更加透明。”

同时,他表示,“我们认为内田诚是推动今后日产前进的合适的领导者,希望在他的带领下,尽早实现业绩的回升,重建新日产。”

内田诚担任日产CEO 或成修复与雷诺联盟关系的关键人物

  修复与雷诺的联盟关系

现年58岁的内田诚上任日产CEO后将如何扭转公司业绩的颓势——尤其是其在美国的业务——并修复与雷诺的关系,将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去年11月,日产董事长以及雷诺日产联盟领头人戈恩因涉嫌过少申报自身报酬、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以自愿同行方式带走。戈恩被控从2010财年起的5年中合谋隐瞒戈恩的真实薪酬。其被指控隐瞒了整整50亿日元(约3亿元人民币)的收入,实际收入为100亿日元(约合8800万美元)。

同时,今年9月,日产汽车的内部审计人员发现,公司CEO西川广人等一众高管的也存在违法行为,薪酬过高。西川广人承认,获得过高薪酬与股票相关。在被称为“股票增值权”计划下,一些高层违规行使股票增值权,多获取了报酬。股票增值权是一种和股票价格联动的股权激励机制,如果公司股价上涨,激励对象可通过行使权利获得相应收益。

西川广人在9月16日辞职,标志着这家受到前董事长戈恩被抓丑闻和利润暴跌打击的日本公司出现了进一步的动荡。

内田诚担任日产CEO 或成修复与雷诺联盟关系的关键人物

戈恩被捕后,日产和雷诺之间的紧张关系迅速恶化。日产高管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他们与雷诺之间不平等的合作关系,但正是这种合作关系使日产在1999年免于破产。日产持有雷诺15%的股份,但没有投票权,而雷诺拥有日产45%的投票权股份。外界还认为,日本政府对法国政府持有雷诺15%的股份感到不安,这使得法国政府成为日产的间接股东。

今年5月,雷诺和菲亚特克莱斯勒(FCA)合并的失败也让雷诺日产联盟的关系降至冰点。自去年1月接替戈恩临危受命,担任雷诺董事长以来,塞纳德一直推动与日产的全面合并,但遭到了日产的坚决拒绝。但在寻求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时,再次遭到日产的不支持。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一度威胁到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存亡。

不过,雷诺一直在努力修复与日产的关系。一位接近雷诺的消息人士称,这次日产高层的任命是“联盟的胜利”,称内田诚和古普塔都了解相关事情,并准备帮助日产复苏。两者共性之一是,与雷诺均有着良好的关系。

内田诚的同事形容他是“一个内心其实不是日本人的日本人”。他的语言非常直接、中肯、易懂。”

2003年加盟日产汽车公司,内田诚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采购部门工作多年。尽管他精通成本控制,并在采购方面步步高升,但他还有其他一些特点,表明他是个局外人。

但与大多数日本高管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一家公司度过不同,内田诚的整个职业生涯并不是在日产度过的,他是从日商岩井商社(现双日)加入日产的。日本的许多高管都来自东京大学,经常学习法律。但内田诚毕业于京都同志社大学,在那里学习的是神学。

据知情人士透露,内田诚自2003年加入日产后,一直与雷诺关系很好。这次CEO竞选中,包括雷诺高层在内的日产董事一致投票支持了内田诚和古普塔。

古普塔是雷诺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看好的最高职位的竞争者之一,因为他一直被视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支持者。他出生于印度的德拉敦,毕业于印度的印度尼赫鲁大学工程学院,并获得了法国商学院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的文凭。

现年49岁的古普塔1992年开始职业生涯,在私营部门从事工程和采购。2006年,他成为位于孟买的雷诺公司采购总经理。2008年,古普塔转到雷诺日产联盟采购部门,担任全球制动系统供应商客户经理,并于今年被派往三菱汽车担任首席运营官。

随着日产亲雷诺派内田诚和古普塔的上台,雷诺日产联盟关系或走向缓和。

  恢复下滑的业绩

内田诚需要面对的另一大挑战是恢复日产下滑的业绩。多年来的大幅折扣和面向租赁公司的低利润率销售降低了日产的品牌形象,削弱了该公司的盈利能力。

投银行SBI Securities Co。分析师远藤浩二(Koji Endo)表示,“日产在国内外需要进行重组,新车型的开发需要加快,而与雷诺的管理协调和提高盈利能力的努力正在陷入混乱。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2018财年,日产汽车营收11.57万亿日元(合105.56亿美元),同比下滑3.2%;营业利润3182亿日元(合29.0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4.6%,创下10年来新低纪录。销量方面,日产表现也不尽如人意,2018年全球销量下降4.4%至551.6万辆。

日产预测,在截至2020年3月的2019财年,日产汽车预计营业利润将相比2018财年再下滑28%,至2300亿日元(合21亿美元),约为预估均值4530亿日元的一半,而净利润接近腰斩下滑47%,达到1700亿日元(约合15.3亿美元)。营业利润率将从2018财年的2.7%下降至2.0%。

日产已经缩减了最初的目标,计划到2022年将营业利润率达到6%,而不是之前设定的8%目标;营收目标设定为14.5万亿日元(合1,308.4亿美元),低于此前16.5万亿日元(合1,488.9亿美元)的目标。

2019财年第一季度(4-6月),日产销售额同比减少12.7%;净利润仅64亿日元(约合6000万美元),同比下跌94.5%。4-6月日产汽车全球销量为123万辆,同比减少6.0%。

今年7月,日产表示,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25万人,削减10%的产能和产品线;裁员将在2023年3月前完成,裁员人数约占日产全球员工数的10%。

西川广人一直将其糟糕的业绩归咎于前任领导戈恩糟糕的战略决策。他在2018财年的财报会议上表示,“今天我们已经触底。我们现在面临的大多数问题都是我们前任领导人留下的负面影响。”

不过,麦格理证券分析师刘易斯表示,日产目前面临的挑战虽然严峻,但与1999年不同。1999年,雷诺将日产从破产边缘拯救出来,并派遣戈恩对这家日本公司进行全面整改。

“日产拥有非常强劲的资产表,在中国拥有有利可图的业务。其在美国市场存在有一些问题,但并不是不可克服的。”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